对于艺术家下乡要鼓励,但不能纵容

作者:jcmp      发布时间:2021-01-21      浏览量:0


不需要融入艺术家思维,农村自有自己的思维。你是去感受民间的不是把你的带入。

在农村不能拿谁的模式来大面积推广,只能拿当地的做自己。否则又是千村一村,中国人最可怕的就是一窝疯。

艺术家只能下乡消费,不能停留他们思想在农村。艺术家不能骂我,我说真话…

如果艺术家住在乡村,那是可以有的(李昇明)。不能住在真的农村,假的可以。

——郑芬兰

1、须要懂中国乡村历史与文化底蕴,以及道法自然的艺术思维;

2、艺术家学习眼睛向下,学习与尊重,而不是下车伊始,自以为是;

3、尊重土地,定期生活,学习地方文化;

4,有则珍惜,无则随缘;

5,做助手,多向乡村的土著学习;

6,孙式乡建本质是购买乡村服务,是较优质有偿服务,套装乡建之道德包装而已,不可学。

孙式乡建,我个人是尊重尊敬孙先生的投入精神的。但他宣传明确地方请和给钱,还算真小人,而非伪君子。若拔高,造神,违市场精神。

建筑师、艺术家,在乡村谋生计,并造福乡村,无可厚非。但若道德拔高,会有问题。

要允许农民放弃乡村的权利与自由,若没有市场,没有生计,乡村就应该死亡。

——陈进国

1、乡建需要融入艺术家思维,需要更多的创意,需要跨界,应该摒弃“装饰就是罪恶”这个建筑史名言。

6、孙君式的乡建值得推广,网上看到的只是孙君的片面,其模式涵盖策划、设计、运营、金融、产业、教育、电商、文化复兴等等内容。孙君更多从社会学介入乡建,王澍和谢英俊等建筑师更多从建筑角度介入乡建。正所谓打败王澍乡建的不是著名建筑师,而是一个画家,一个村长助理。这就是当今社会跨界、资源整合的力量。

其实做乡建是解决社会问题,不在乎你是什么职业。艺术家、建筑师、旅游规划师、或者商人。更重要的是解决产业问题、房子漂亮、实用。而这些内容,艺术家有一定的优势。

——蔺学江

如论可持续并没有能复制的乡建方法。

可持续需要论农民主动性,农民已无自信对耕对读均信心不足,乡重要土也重要,村重要乡也更重要。

没有设计才是乡村设计。落地不重要可续才重要。

乡建比城建成本更高!与农民可交换,与政府可交易!不管好坏孙君老师也是开了一扇门。

现在乡村是接不上,土地接不上,农人接不上,建筑接不上。


——梁军

个人觉得,孙君模式,至少能挽救10000个村,不过需要一万个孙君式人物坚守那些村子。因此,孙君应该教授一万个同样愿意为了一个村子坚守9年的那股精神。

——王龙泉

美不是一张皮。物质积累、文化发展、人的进步才是乡建的根本。

艺术家可以主导乡村建设,正像过去一个商人或者宦官主导过的乡村建设。可以肯定地说,乡绅就是那些通过自身的影响力完成了乡建使命的人。应该说,乡村建设是包容的,多元的,归位的。但是作为解决中国当前的乡建理论体系问题,有可能是任何身份的个体带领的智慧团队。

——姚建俊

孙君模式解决了什么乡村问题?乡村的环境保护、文化重建、产业发展这三大难题,某老师解决了什么?

乡村问题,本质是失衡问题。梁漱溟先生的观点。我现在认为是环境、文化和产业三个生态失衡的问题。

——李昇明

大家都忘了现在的农村农民农业和计划经济时代的三农已然发生了本质的变化!计划经济时代的三农解决的是温饱问题,农民依靠土地保证基本的生活,农业是分散型劳作,农业也是农民唯一的谋生手段。

农村还停留在过去的宗族礼教之中!而市场经济条件下的当今的农民只是一种户籍制度的不平等和原有的称为。

农民绝大多数都不在依靠农业养家糊口,而是靠融入社会中的其它职业来使自己的生活富足,农业也成为了新的投资和企业化生产。农村也成为了现代农民聚居的社区而已!

所以在我们考虑乡建和农村时要用发展的眼光去诠释解读现在的三农究竟是什么?他们需要什么?


——周志强

以上发言老师,皆为乡土乡建圈具有一定知名度和影响力的资深专家和践行者。各位老师的态度与观点虽然显得有些太过直奔主题、单刀直入,然而透过文字中所折射出来的情绪与温度,我们应该可以感受到,他们对于乡村的那种热爱、责任与忧虑的使命感。

同时,个人觉得对于我所抛出的六个议题,大家的发言显得有些单薄与不连贯,因此想对大家的发言做一个简单补充。


第一个议题:美丽乡村建设需不需要融入艺术家思维?

我的回答是肯定的,不过要考虑在哪个阶段融入,是总体规划前,还是进入下半场运营阶段时再开始;另外,艺术家思维融入乡村,是整体融入还是局部融入?是辅助性融入,还是主导式融入?对于每一个具体乡村建设项目而言,只有将这些具体环节考虑清楚,才能最终判断,艺术家在美丽乡村建设过程中的轻重与主次。

第二个议题:艺术家在美丽乡建中应扮演什么角色?

对于这个问题,应该从两个方面来看,一是看乡村建设的目的是什么。如果村子很普通,建设的目的只是为了改变乡村的基础硬件设施,提高当地村民硬件居住环境与生活水平,并不考虑后期对外休闲、养老等运营,此时有能力的艺术家扮演一个顾问及艺术总监的角色即可。

如果乡村地理位置、自然资源、历史人物等地理条件很好,且又有做运营的打算,此刻才是有真知灼见艺术家,充分释放其美学思维的一个大好时机。当然,至于能不能施展自己的才华,还要看艺术家与项目主要负责人的机缘,即在核心理念上能否形成共识。如果不能形成共识,再好的艺术思维亦无法在这个村子的项目中得到施展。

最后,就是看艺术家本人是一个什么样的水平。如果艺术家本人只局限于自己所专注的领域本身,两耳不闻窗外事,对乡村风土人情及一些乡建基本常识知之甚少,下乡能做的更多是写生。

如果艺术家本人对乡村本身有一定了解与独立思考,即懂乡村,同时也热爱乡村,可以考虑扮演美丽乡建艺术顾问角色;还有一类艺术家,精于艺术,涉猎广泛,见识深邃,对乡村了解透彻,并在乡村的艺术创新上有着一整套具体操作思考。这样的艺术家,在一些合适的村子,可以尝试着充当主力军角色。

第三个议题:艺术家想在美丽乡建中发挥积极建设性作用,需要补哪些课?

优秀艺术家下乡,若想做出一番事业,实现自己的理想,首先要增加对乡村的了解,知道农村的土地是怎么一回事,农村的社会文化是什么,乡村组织是怎么一回事,现在又有了哪些变化?农民关心的是什么,上级领导想要的是什么,以及乡村空间艺术化打造的时代性与可行性。

第四个议题:艺术家、地方政府、资本企业如何实现无缝对接?

这个问题很难抽象地去讲,最好能根据实际项目,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其中三者间实现无缝对接的可能性有多种类型,如地方政府出资,艺术家以公司的形式与政府对接,达成项目合作责任制;艺术家与资本方合作,在资本方与地方政府达成合作后,以项目执行人的身份出现;艺术家凭借自身影响力,被地方政府、资本方邀请,以合伙人身份统领整个项目的落地等等。

第五个议题:艺术家在美丽乡建中能否唱主角?

这是一个综合性问题,要分两个方面来看。静态来看,如果艺术家只是单纯在艺术方面有所造诣,这样的艺术家很难胜任主角的角色,如果自不量力担任的主角,项目失败的风险性会很大。

动态来看,艺术家下乡参与美丽乡村建设,本身也是一个不断成长的过程,经过一段较长时间的与乡村磨合,自身会一点点成长起来,成为一名乡建综合性人才。此时,我们就不能再用偏狭的眼光看待他们。

延伸阅读:李关平说艺术家下乡

下面是乡村美学创始人李关平,就“艺术家思维能否融入乡村”的一段精彩发言,现整理发布如下:

现在有很多所谓的“艺术”介入乡村的例子,稻草人,涂鸦,墙画,雕塑,大地景观,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对乡村文明的一种污染。完全站在游客的角度做的东西,尤其是涂鸦或墙画,如果没有传统,最好不要轻易为之,容易让当地老百姓患上精神病。

作为一直倡导乡村美学的人,个人还是建议,艺术介入乡村,尤其是尊重四生:生态,生产,生活与生命,个人提倡一个原则,乡村的艺术设计要“无痕化”。

现在大面积的大地景观,大多是对当地原生态植物、土壤的一种破坏。提倡乡土花草基础上的大地景观,适度做一些有乡土味道的还是可以的,而不是到处都搞熏衣草。

贵州有个村子,现在村里所有墙上全部刷的都是两学一做三热爱之的东西。河北有个革命老村村子,墙上全是打日本鬼子的墙画。

除了这种意识形态的东西,所谓艺术的东西,是另一种艺术形态,未必是当地人需要的东西,乡村审美教育,是乡土教育的一个重要内容。拿这些意识形态与所谓艺术进来,对乡村精神更是一种灾难。

传统乡村也有艺术价值很高的东西,融入生活,有故事,有教化与社会功能。个人比较主张生长的观念,让现代的东西,从传统村落中生长出来,而不是断层。

内生发展,这点很重要,兴民智,启民力,富民业。艺术下乡也是这样,最好能带动技的传承、业的经营,还有人的自信。要不很容易走过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