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初中那个数学老师,对不起。

作者:jcmp      发布时间:2021-01-22      浏览量:0
这是手机有料编写的第一个故事

这是手机有料编写的第一个故事

我上初中时,在同龄人当中算是颇有威望的人,无论我去哪,身边总是围着一群追随我的“小弟”。

我们初中这群人中经常打架,彼此经常打的鼻青脸肿是经常的事情,诱发打架的原因很简单,要么就是为了喜欢上了同一个女孩子,要么就是因为一点点的摩擦或者说有些时候只是为了想打架而打架。但是就算我们这群“坏学生”怎么打架怎么闹矛盾,我们都不会对老师拥有好脸色,并不是我们多团结,而且我们那个时候以不听老师的话、敢于顶撞老师为荣、为吹嘘的资本。

在老师中我们总会有一些特别喜欢和一些特别讨厌的,

而陈老师就是我们特别讨厌的一个人。

我们在她的课上睡觉、吃零食、聊天,暗地里对她起外号叫“老巫婆”,甚至当面的顶撞她,让她出丑。而我们对此却乐此不疲。

有一个秋天的傍晚,由于上课我睡觉被陈老师狠狠的批评了一顿,并且叫了家长,好面子的我咽不下这口气的我便纠结了几个小兄弟,放学后来学校车棚,准备把陈老师的汽车轮胎给扎破。想要给他点“颜色”瞧瞧

我们原本在书包里带着一把干农活用的短柄的洋镐,想要用尖的一头把轮胎给砸出一个洞来,以达到我们出口气的目的。但是到地方时,我却突发奇想,想要把车窗玻璃给砸碎进入车里威风一下。

不过这也不算是突发奇想,小时候我们在朋友家的DVD中看过太多了这样的镜头,砸碎玻璃,开车扬长而去,威风的黑社会在砍完人躲避警察的时候总会这样做,而那些用手砸碎玻璃,碎片在胳膊上划出一道长长的血痕的画面只会让我们加深对这些大哥们的崇拜。

接下来我们对这个话题进行了一段短小而又无意义的讨论,因为我们发现就算我们进入汽车里面我们也没办法开动,不过我们还是决定要砸碎玻璃,毕竟在我们这个偏远的小县城能做过汽车的人可是没有几个,这让我们以后有了可以吹嘘的资本。

我们拿着洋镐像车窗用力的砸了下去,啪的一阵清脆的响声,车窗中间破了一个很大的洞,见状我便把手紧紧的缩进袖口里,伸进车窗想要打开车门,DVD中那些社会老大那样做的确很酷,但是我没有勇气被划的鲜血直流。

“你们好了没有,快点换我们进去了。”小伙伴不满的嘟囔道。车很小,坐不下我们这么多人,我们只能轮流的做在车里,只是做着吹牛吸烟,幻想着是铜锣湾的扛把子而已。

“你们这群小兔崽子是哪个班的,卧槽,给老子站在那别动。”当我们正在沉浸在美好的幻想中享受着自己梦中的金戈铁马时。

谁也没想到电影中的反派来的如此之早,我转头望去,原来是陈老师的老公一个大他9岁的我们一个主任。

“妈的,胡秃子来了,快跑。”听见喊声后我便觉得不妙,便随手捡了一块石头扔了过去和小伙伴们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第二天早上刚来到,我们还没开始上第一节课,便听见主任在一个班一个班的骂着,想要找到砸他车子并且砸破他脑袋的人。

“哪个砸我脑袋的给我站出来,老子非叫你进少管所不行。”

我在教室里听见了他在隔壁班的怒吼声,恐惧的低着头把自己尽量的缩在一起来寻找那一丝的安全感,我害怕已经发疯的主任真会把我送进少管所。

“XXX。你给老子出来。”我听见主任在叫我的名字,我想,这次完蛋了,因为我是年级出了名的小混混。

“要闹滚校长室闹去,我昨天晚上给他们补课了,难不成是我带她们去砸我们家自己的车,XXX,你回去看书!”

我不知道陈老师为什么要说昨天给我们在补课,为什么要帮我,因为我觉得他心里面应该很清楚,这件事肯定是我干的。

这件事情就这么草草的收尾了,以为每个人都有不在场的证据。

从此之后,我便打心底开始对陈老师愧疚,虽然我的成绩依然很差,最终也还是没有考上高中。。

我进入社会上工作几年后,有一年教师节我和当时的同学回学校看望老师,刚进入学校门口,当时的值班老师冲我笑了一下,要不是旁边的老师叫了她的名字,我无论如何也认不出来这就是当年的陈老师。

我仓皇的逃离了母校。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